講者的敵人 : 忠實聽眾

一個懂,不代表全都懂。 我念高中的時代,個人電腦還不是非常普及,更不要說網際網路這件事,當時應該還很多人搞不懂什麼叫做「上網」 ; 記得新生入學的第一堂電腦課,在擁有60台電腦的教室裡,指導老師不急不徐的要我們打開「瀏覽器」,我和身旁的同學們立即陷入恐慌,還來不及舉手發問那是什麼,老師就說了一句: 「大家都知道厚,這班程度不錯哦,那接下在網址列輸入...」 什麼! 什麼是瀏覽器? 什麼是網址列? 我內心驚呼著,老師您到底是從何判斷我們程度不錯啊? 原來,老師的前方坐了一位家裡有電腦的同學,他在老師的視線範圍一直搗蒜泥。 這個狀況對於從小就很愛面子的我,造成了很大的學習障礙,但沒想到當兵,甚至出了社會以後,類似的情形根本有增無減,這也是我們今天想分享的三個講者陷阱。

大家都知道「液態光固化樹酯」,我在某個3D列印技術的介紹講座時第一次聽到,它是一種3D列印的材質,我正想多問幾句,前排有幾個學員點了點頭,釋放出「我聽過」 的訊息,臺上的講者就像找到他鄉的故知一樣,手心向上指了點頭的學員說「對,大家都知道,就是DLP,常見的還有FDM、FFF 、MEM。」當時我的心裡只有一個OS「原來大家都知道,我是不是跑錯地方了...」,就這樣,因為怕問了遠低於水準的問題,整場講座我大概只聽的懂一半不到的內容。 講者的狀況就是發現有少數人理解,就認為全場的人都能理解,然後開始用行內的專業術語不斷轟炸,對於一個以分享介紹為出發的講座來說,我相信結果一定不太理想。

把講座當成同學會 有次我慕名參加一位非常具影響力的前輩的講座,許多前輩的粉絲和朋友也來捧場,分享到某個段落,前輩忽然想不起要舉的例子中的內容,他皺著眉頭,摸了摸鼻頭然後說「へ...Austin,你記不記得 Peter 那一次...」還沒等前輩問完,在台下的Austin就回應「我知道,你說 Peter 在 Cloud 9 Cafe 那一次嘛!」前輩忽然大笑「對對對!就是那一次,哈哈哈...」台下似乎有些親友也知道這個事件,也跟著發出了笑聲,前輩如釋重負說「對啦,我剛才要說的就跟那次是一樣的概念」,然後結束這一段的分享。 台下雖有不少粉絲和自己人,但畢竟仍是公開的講座不是同學會,如果舉的例子是那麼私密的事件,卻又不多加說明的話,不只讓其它觀眾學員沒有參與感,還很能理解你想表達的內容。

最恐怖的忠實聽眾 受邀演講或授課前,合作單位通常會有一位元負責聯繫,和講者討論相關事項的人員,我習慣稱這位夥伴為學務,到了課程的當天,由於之前的聯繫,通常學務和講者會較為熟悉,也基於禮貌,學務在課堂上總是笑容滿臉,帶頭發問或鼓掌,不管老師說什麼,他總是用力點頭表示認同,遇到這樣的情形,我總是會額外警惕。 雖然對一位講者來說,有人笑、有人點頭或是鼓掌都是非常大的鼓勵,但有一位我很敬重的老闆告訴我,統計學就是要去頭去尾,拿掉那些極端的情況,用中間的那些資料去分析;我想學務這種異常的熱情,就應該要忽略掉,專注在大部份聽眾的反應,不然要是因此誤認全場都很熱情,就糗大了。

老實評分表 最後我想分享一個關於課後問卷的觀點,和大部份的講者一樣,演示培訓或其它課程結束後我們都會請學員填寫意見,通常一定會有一題關於學員對課程是否滿意,我自己採用了五分制,分別代表了 : 5分 : 非常滿意 4分 : 滿意 3分 : 普通 2分 : 有點不滿意 1分 : 非常不滿意 我發覺基於禮貌(或是懶XD),很少會有學員給出4分以下的評價,但經過後續的訪查研究及學員回饋,我們得到了一份新的評分機制,一樣是五分制,我們稱之為「老實評分表」 : 5分 : 贊 or 都填這個免得你們打電話來問東問西 4分 : 大致上都不錯,but (人生最要命的就是這個 but),如果 _______ 會更棒 3分 : 爛透了 2分 : 爛透了 1分 : 爛透了 (你大概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人家) 小小心得和各位分享,願所有上臺的講者都能真正達成全部滿分的完全課程!